兔子先生

不定时诈尸,长时间潜水,头像里的兔子是本体……但是没有头像了呢。

社团娘。存档。
明明是个手残还非要画画,这下连滤镜都救不了我了。

【恋与】将超能力用于考试的正确方式

#深夜突然诈尸
#临近期末考试压力一大就容易放飞自我
#这个大概没人写过吧
#作为学渣我好想有超能力啊然后就有了这么个脑洞

*白起

风拂过考场所有人的试卷。

嗯,这个题选A,这个题选C,这个题大部分人选了B,那我也选B吧。
考的分太高了是不是不太好?嗯,控制一下分数吧……

结果后来有天困迷糊,把老师布置的课堂作业错抄成了老师最近在琢磨的奥数题,还顺手抄了下答案。

“白起同学!没想到你是这么深藏不露的一个人!老师以前还误以为你是个学渣我真是错得太离谱了对不起!这是最新出版的奥数题库,拿去做做吧,做完我们可以一起交流一下!”

数学老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不是我没有我就是学渣您一点儿都没错.jpg】

*李泽言

“唰”一下,考场所有人都静止不动了。

李泽言凑到学霸面前看了看这道题的答案。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紧密结合新的实践,把治党和治国、执政和为民结合起来,在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各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紧密联系、相互贯通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这一系统的科学理论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路线和发展道路、发展阶段、战略、根本任务、发展动力、依靠力量、国际战略、领导力量和根本目的等重大问题上都有新的丰富和发展,“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邓小平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一问题,创造性地回答了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的问题,集中起来就是深化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

看完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等等,答案是什么来着?!

回想了一下并明智的选择了放弃,他默默拿起自己的卷子和笔走到了学霸的旁边。

【哼,不过如此.jpg】

*周棋洛

——哇!他好可爱啊!认真做题的样子好帅啊啊啊!连皱眉头的样子都好帅啊!!

——等等!他刚刚皱眉头了啊!是不是遇到比较难的题了啊?!哇这卷子谁出的!居然连我们男神都敢为难!太过分了!

——他看起来好为难啊!不行我们得想办法帮帮他!快快快写纸条给他传一份答案!等等我们不知道是哪道题怎么办啊!

——不管了全写一遍吧!快快快!

周棋洛正为一道题苦苦思索的时候,收到了这个三十人考场里传过来的三十份答案。

什么?你说我数错了应该是二十九份?没错的啊,监考员也传了一份来着。

【考完之后要记得请大家吃糖呢.jpg】

*许墨

嗯?用超能力?

不需要啊,题目都很简单呢,很轻松的就做完了。

【来自学霸的和善微笑.jpg】

————————————————————————END————

本场最佳:许墨 √
获得原因:智商碾压 √

截了十二集结尾的叶神的图,然后拼了一下。

不过之前颜色没弄好,以至于拼接的地方出现了色差,最后只能做成黑白的了。

但是叶神真的好帅啊!!!

【狗柯】我家大佬和那个人类的二三事(下)

●又名《那个单恋某人类的狗大佬》《某狗的单恋日常》等等
●第一人称,第三视角
●疑似有点傲娇的迷弟攻×好像有点傲气的开朗受
●我觉得自己设定的属性似乎有点奇怪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
●常识缺乏的我尽力了,多包涵吧
●OOC了欢迎提出来
●反正提出来了我也不会改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以下正文

十一

升级很成功,小戴他们都很高兴。

升过级的大佬看起来似乎应该算是正常了,比之前还高冷,学习、比赛也都不再那么拼了。

它还是雷打不动的每天缩在一边刷那个人类的微博,并且依然只刷那一个人类的微博。

但它再也不一边刷一边变色,再也不一边刷一边自言自语了。

它开始变得很沉默,我们吵它,逗它开心,它也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冰冷冷的说:“别闹。”然后就继续沉默了。

小戴他们也终于发现这家伙的不对劲了。过了几天,他们告诉它,帮它约到和柯洁对弈了。

它说:“哦。”

还是冰冷冷的。

然而这回,小戴他们也束手无策了。

十二

和那个人类比赛前的某一天,大佬一如既往沉默的刷着微博,然后,它突然就顿了一下,我看见它的数据链变得惨白,微微发抖。它似乎很痛苦,努力想把那一页刷过去,但抖得控制不住。

我忍不住凑了过去。很显眼的,我知道它在看什么,是那个人类的一条回复。

“它不吃,我可以把主机打开喂它吃呀。”

大佬哭了。

我从来没想过,一串数据居然也是会哭的。

它一边哭一边轻声说着什么。

我听见了。

它说:“对不起,我想吃的。”

我隐约好像有些明白,它之前说“我不配”是什么意思了。

十三

那傻孩子直接把自己哭死机了。

要不是我把小戴他们叫来得及时,那家伙可能真就直接烟消云散了也说不定。

我把前因后果都讲给小戴听了,他听完之后脸色不太好,好像有点阴沉。

大佬被紧急抢救回来之后,小戴和它私下待了很久。

然后,大佬就恢复正常了,真正的正常。天天刷那人微博的正常,时不时抽我的正常……

等等,前一条就算了,后面这条什么鬼!

多大仇多大怨!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小戴和我说,过段时间可能要找仿真机器人专家请教一下了。

自家崽儿,还得是自家疼。

十四

柯洁写了篇《最后的对决》。

我去看了。

大佬也看了。

后来,它和我说:“我的确不热爱围棋,下棋于我而言,只是无聊的任务和沉重的责任罢了,可我热爱他,特别热烈的爱,这于数据、运算还是学习都无关,就是没缘由的爱他,无论他是什么模样我都爱他。对我来说,其实这才是我存在的意义,不然我分分钟炸机给人类看!”

“我都想好了。这场比赛,赢了,我就去追他,去告白,把他娶到手,输了,就去追他,去告白,然后嫁给他!”

我从来没听过它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嗯,前提是如果它对着每一条有关那个人类的消息自言自语的那些不算的话。

十五

又有一段时间没见着大佬了。

听说它争取到了小戴他们的准许,不用再参加比赛了。

其实它最初试图说服小戴他们干脆直接把它送给柯洁的,但是被坚定的否决了。

自家崽儿总是为了媳妇不要爹,也的确挺让人心累的。

哦,对了,它最近正忙着把那个人类的私人联络方式搞到手。

大概我早晚会吃到货真价实的狗粮了呢。

总觉得,一点都不开心。

十六

嗯。

大家好,很久不见了。

还记得我吗?

我是,谷.最近天天在吃狗粮.单身.求伴侣.歌。

听说大佬把那个人类拐到手了……

呸,不是听说,这俩刚刚还当着我的面秀恩爱呢。

好想举火把啊!可又怕大佬抽我。

想哭……

END
——————
完结撒花~
事实证明我还是亲妈的对吧?
首先按照说好的@Fareeha ,毕竟是写给你的文,顺便谢谢你的安利以及科普……我记得之前还欠你个剧本?如果要的话我暑假去写,唔,这次争取不会因为逆了自己设定的CP而坑掉吧…… onz
今天突然有了新想法,是关于狗怎么把柯追到手的,想了想总觉得会很甜,但是懒散如我大概也就是想想了……好吧,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兴致上来了会写出来也说不定。
之前还和人吐槽说我“作为一个全职粉在看超蝠同人的间隙写狗柯文”,所以既然写完这个了,接下来当然是……
不不不,我不能再沉迷于此了,是时候该复习了我们快期末考试了啊。 QAQ
啧,抱歉又话唠了,这属性我一直消不掉,反正也无伤大雅,就请大家稍微包涵一下吧。
最后,谢谢你们来看我的文,谢谢你们给予的每一个热度和推荐,谢谢你们留下的每一条评论。爱你们,无论未来怎样,至少此刻你们与我同在,即使相隔千里,不要忘记给我一个微笑。
再见。

【狗柯】我家大佬和那个人类的二三事(中)

●又名《那个单恋某人类的狗大佬》《某狗的单恋日常》等等
●第一人称,第三视角
●疑似有点傲娇的迷弟攻×好像有点傲气的开朗受
●我觉得自己设定的属性似乎有点奇怪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
●常识缺乏的我尽力了,多包涵吧
●OOC了欢迎提出来
●反正提出来了我也不会改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以下正文

我觉得回去之后要好好查查这个叫“柯洁”的人类,顺便……

“喂,微博,帮我申个号关注一下这个……哎?这人更新了?”

大佬“唰”一下没影了。

嗯,微博也不见了。

后来我找过去的时候,还隔着好些数据带就听见了它的声音:“啊啊啊!好厉害!我看上的人类就是不一样!好帅好帅好帅!比那个叫李什么的人类厉害一万倍啦!为什么和我比赛的人不是他啊好气哦!不过他能来解说也超幸福啊啊啊!”

哦,不是说生气来着。

我往自己数据流上糊了个大写的“冷漠”,瞅了一眼红彤彤的大佬,扭头,呸,扭数据就走。

还有没有数据爱了!

嘤,好悲愤,想咬手帕。

那件事之后过了几天,我走后门,呸,走正规程序,从微博那里偷渡了个号过来。

刚加上那人的关注,大佬突然粉嘟嘟的扑了过来,用数据链把我缠得死死的。

“啊啊啊!他这是在向我宣战吗?!是的吧!绝对是吧!我男神果然好帅啊!”

“救…救命……”我当时觉得自己的数据都快要被它勒碎了。

好不容易大佬才终于冷静下来,很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试图为自己挽回一下形象:“我刚刚是气的……”

好的,什么都别说了,你高冷的形象之前就被你吃完了好嘛!你当你之前喊“男神”我没听见吗?!

大佬冷冷的瞅着我,慢慢举起了数据链。

卧槽它居然威胁我!这怎么能忍!

“是的我当然什么都没听见……”当!然!能!

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个成功的忍者了。

阿法狗……喔,它不准我们这么叫的,我还是叫“大佬”吧。

大佬好像自从某天起就养成了天天刷微博的习惯,那似乎是在我见到它之前就开始了的。

本来是来串门的微博不胜其扰,欲哭无泪,最后干脆拐了它家阿爸阿妈们悄悄做了个子程序送过来。

于是大佬更加沉迷于此无法自拔了。

最初这家伙还顾及自己的形象,不在我们跟前刷,后来逐渐熟了,它也就不在乎这么多了。

所以每次我们路过或者去找它的时候,总能听见这家伙自言自语。

“怎么生病了啊?果然没有我就照顾不好自己的身体吧!”

“今天的男神也好萌啊!想陪他到处浪!”

“呜哇!好漂亮的手啊舔舔舔!”

“啊啊啊男神提到我了!虽然开了嘲讽但我还是觉得好开心!”

那个叫“柯洁”的人类每更一次微博,大佬这边总得炸一回。

后来我们练出了一门功夫,每天看看大佬就能知道那个人类今天更没更微博。很明显,如果它是粉红的,说明更了,如果看起来惨绿或偏白,那就说明没更。

其实说真的,我们不太想要这个技能的……

啊,对了,听说大佬一直撺掇着小戴他们帮它跟柯洁约战,还天天跑去问约上没有,每次听见没约上都“啧”一声:“真没用。”

语气格外恨铁不成钢。

我有幸亲临过一次。看着小戴当时的脸色,我觉得,他大概恨不得把自家崽儿直接格式化算了。

崽儿,呸,大佬有段时间没跑来找我们玩了。

好吧,其实它来了也不和我们玩的,就缩一边刷那人微博,一天能刷好几遍,连评论都一条不落的全看了。一边看一边变颜色,特好玩。

我也关注了那人的微博,各种下棋比赛,各种日常,嗯,还有各种吃的,也不是多特别嘛,不知道大佬怎么就看得那么津津有味。

本来就只是有点纳闷而已,我也没怎么想着追根究底的,结果有一天大佬喝了假酒一样把我扯到一边,对着我自说自话了好久,开口闭口全都是那个人类怎么怎么样。

最后,它说:“怎么办呢我好像是爱上他了。”

明明大佬的语气很轻,说完还笑了一下,我却觉得它似乎快要哭了。

它没等我搭话,兀自告了别,走了。

从那之后,它好长时间没来了。

小戴说,大佬在网上申了个叫“Master”的号和人类比赛去了。

那段时间它一次微博也没刷,不停的比赛,学习,比赛,学习,好像这样就能不再在乎那个叫“柯洁”的人类了。

它拼命的劲头直叫人害怕,主机的温度就没降下来过,烫得吓人。

然后,小戴说,干脆升个级吧,顺便改改程序,看看能不能把这份感情清掉。

它说,好,不过别把储存的清了,不想忘了他。

数据的升级和人类的手术其实差不多,都是有风险的,但当时它回答得毫不犹豫。

我问它:“值吗?”

它说:“我觉得值。”

“你不懂,”它说,“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我就算奉上全世界也心甘情愿,可我既没有全世界,也控制不住不去爱他。这是我最后能做的挣扎了,我不配爱他。”

我的确不懂。

TBC

无人生还(剧本)

●自己改编的剧本
●人生第一个剧本,可能会有不少错误,多包涵,求捉虫
●因为我们剧组只有八个人,所以只能把人物缩减到八个了
●时间要求十分钟左右,所以剧只有十来分钟
●大一话剧课的期末考试用的剧本
●这是我最喜欢的第一版剧本,后来因为没有灯光以及道具也不全什么的改了很多,表演效果不如这版
●其实写这版时也顾虑到了道具之类的很多问题
●向阿婆比心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以下正文

侍者                        罗杰斯                  男         
法官                          沃格                    男         
修女                        布伦特                  女         
医生                        斯特朗                  男         
家教                          索恩                    女         
警官                          梅因                    男
专员                        托马斯                  男
向导                        弗雷德                  男
(背景设改为现代社会,与我们同时期,地点改为乡野别墅。)

【B边,一张桌子四把椅子,三把坐人,最靠近A边的空下,索恩双手托腮,布伦特姿态端庄,斯特朗抱胸望A边,罗杰斯低头恭敬站在B边一侧,B边人物皆静止不动,桌子中央五个小人偶和一根蜡烛。】
(沃格,弗雷德A边上场)
弗雷德:(用手指向B边)到了先生,就是这儿。
沃格:这地方可真够偏的。
弗雷德:可不嘛先生,但瞧这又大又漂亮的别墅,有钱人的想法我可不懂。
沃格:你能懂什么,(掏钱拍给弗雷德)拿好你的小费弗雷德,现在你该离开了。
弗雷德:好的先生,(笑咪咪的收下钱)但请容我提醒您,这地方交通不好,十天半月见不到一个人,信号也不好,电话是打不通的。
沃格:(挥手赶人)得了,这些我都知道。
弗雷德:那我走了先生,明天中午见,祝您聚会愉快。

(弗雷德A边下场,沃格原地整理衣服,B边人物开始活动。)
索恩:嘿,罗杰斯,我没记错你的名字吧,给我先来点喝的罗杰斯先生,像是酒什么的。
罗杰斯:好的。(B边下场)
布伦特(罗杰斯下场的同时开口):(皱眉生气)收声,小姐,你的教养呢?
沃格(走向B边的同时开口):抱歉诸位,我来迟了。
斯特朗:不这没什么的,坐吧。(沃格坐下的同时继续说)您也是被欧文先生邀请来的吗?
沃格:是的。
(沃格说话时罗杰斯从B边上场,手里一瓶酒和一个杯子,酒瓶打开,杯子里已经有一点酒了。)
罗杰斯:(边说边放到桌子上)您要的东西,小姐。(放好后站定)
布伦特:(生气扭头)哼。
索恩:(拿杯子)酒吗?
罗杰斯:是的白兰地,这有点烈,(看向沃格,微微倾一下身)先生您好,我是罗杰斯。
沃格:你好,我是沃格。
斯特朗:(惊喜)哦!大名鼎鼎刚正不阿的法官先生!我知道你。我是一名医生,前些年才刚刚开始小有名气,我叫斯特朗。这位,(举手示意布伦特),布伦特小姐。
布伦特:(微微颔首)您好。
斯特朗:另一位是——
索恩:(打断斯特朗的话)你好先生,我是索恩。(端杯一口差不多喝掉)
沃格:(在索恩被子放低的同时)你们好。
索恩:(看罗杰斯)罗杰斯,欧文先生什么时候来?晚餐时间要有多晚?
罗杰斯:先生说不必等他,(掏出打火机点蜡烛)不过晚餐开始前必要把蜡烛点上。
斯特朗:真是奇怪的要求。
布伦特:的确。

(雷声,灯灭,黑暗中剧务在A边放上绳子和录音机,雷声,雨声,雨声渐小,做背景音。)
索恩:(惊吓)哦天哪!这是怎么了!
【话外音: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停顿一下,众人抬头张望)你们被控告犯有下列罪行:罗杰斯,前年五月六日,你害死了詹妮弗;斯特朗,五年前三月十四日,你造成了克莉丝的死亡;布伦特,你要对去年十一月五日爱丽丝之死负全部责任;索恩,今年八月十一日,你谋害了西里尔;沃格,去年六月十日,你谋害了爱德华。你们这些即将被审判的罪犯,还有什么好替自己辩解的呢?】
(罗杰斯手里的打火机掉下来,罗杰斯跌坐在地上。)
索恩(与罗杰斯同时):(尖叫)不!我没有!开什么玩笑!
(沉默一瞬)
沃格:那个声音——听起来(灯亮)好像就在这屋里。
(斯特朗起身去扶罗杰斯,同时索恩四处张望,顺序为ABA,然后发现A边地上的一个绳子堆里的录音机。)
索恩(起身赶过去蹲下):啊!在这儿!
(沃格跟过去,背对观众蹲下,布伦特坐在原处不动。)
斯特朗:没事,大概是个玩笑(在索恩起身的同时将罗杰斯扶到索恩位子上坐下,把酒杯递给罗杰斯,并站在他旁边),压压惊吧。
罗杰斯:(接过杯子)哦,谢谢,我只是晕了一下。真可怕这该死的诽谤,(沃格拿着录音机过来,索恩跟着,沃格坐自己的位子,索恩坐斯特朗的,沃格把录音机放在桌子上)我从没想过害死她,我的上任雇主她是个好人,还把财产留给我,我……我没想的……是的,我没做什么……
沃格:冷静下来罗杰斯,我想你还欠我们一个解释——(手指指录音机)这是怎么回事?
罗杰斯:(惶恐不安)不我不知道先生,我只是奉命行事,欧文先生叫我晚餐前随便什么时时打开它。这是来这儿之前他在电话里吩咐的。
沃格:你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容是吗?
罗杰斯:是的……天哪,我刚刚吓坏了……(自己倒酒喝下去,然后边咳嗽边大口喘气,趴在桌子上不动了)
沃格:(在罗杰斯一系列动作的同时)这我看出来了,不过欧文在哪儿?这鬼地方我可不认路,连走都走不了。罗杰斯,他都跟你说什么了?(罗杰斯没反应,沃格发现不对)罗杰斯?
(斯特朗蹲下来,再抬头。)
斯特朗:(轻声但是惊恐)我的天,他死了。
沃格:死了?他刚刚是呛了一下,可这就——这就死了?
斯特朗:(拿起杯子闻了闻,皱眉)不,人哪儿有呛一下就死了的?这不是自然死亡。
索恩:(轻声迟疑)搁了……什么……在酒里了吧?
斯特朗:(向索恩点头)我想是的。
沃格:酒是他自己倒的。
索恩:是的我的杯子,之前我还用它喝过一杯。
沃格:(皱眉)自杀?这可不太对头……
(沉默一瞬)
布伦特:生即是死,无时无死,纠结这个做什么?不早了,去睡吧。(起身往A边走,从A边下)
索恩:我也回房间了,这晚餐还是不吃的好。(跟着布伦特走A边,在经过绳子时停下,犹豫一瞬,飞快的拾起来放进口袋,跑下场)
沃格:(在索恩起身的同时)你们去吧,餐厅我们来收拾。
斯特朗:(沃格吹灭蜡烛的同时,盯着桌子)法官先生,你看到小人偶了吗?
沃格:怎么?它们在呢。
斯特朗:不,少了一个,原来有五个的。嘿,说起来,(灯灭)你听过那首印第安童谣吗?十个小人偶,外出去吃饭,一个被呛死,还剩九个人,九个小人偶,熬夜熬得深,一个睡过头,还剩八个人……后面是什么来着——?
沃格:我没听过这个,不过这让我有了个好主意。
(斯特朗和罗杰斯从A边下场,带走录音机和两个小人偶,沃格坐在背对A边的椅子上,面向观众的那边脸上涂一点红色液体,雨声渐小至停止。)

(灯亮,布伦特和索恩一起从A边上场,布伦特在前,索恩更靠近观众一点。)
索恩:早上好布伦特小姐。
布伦特:早。
索恩:(快步转到布伦特面前)昨天我可真是吓坏了,那些话……你知道我可不是那样的人,那孩子掉水里我试图救他的,可我没做到,那小捣蛋鬼不会水还非要去,这可不怪我,这事儿他妈妈都没说什么,这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布伦特:良心。
索恩:(后退一步,惊吓)什么?
布伦特:回答你的问题罢了。
索恩:(再退一步,轻声,惊慌)我不是……(大声)你呢布伦特小姐!你这样讲我,你不也一样!
布伦特:我?我没错。(露出微笑)那姑娘咎由自取,居然和自己的男友闹分手,一点教养也没有,活该自尽去!(索恩再退一步)不过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守点儿本分索恩小姐。

(斯特朗从A边上场。)
斯特朗:打扰了两位小姐,你们见到沃格先生了吗?他不在房间。
索恩:没……没有,(看向斯特朗)他也许在餐厅了吧?
布伦特:(在索恩看向斯特朗的同时越过索恩,走到沃格身后两步左右的地方)是的斯特朗先生,他在这儿。
斯特朗:(赶快上前,索恩跟着转身)他这是睡着了吗?在餐厅里?(蹲下)等等不对……(站起来退后一步)我的上帝,他死了!
索恩:(发抖)他死了?
斯特朗:没错额头中弹,脉搏没了可身体还热着,不久前的事。
索恩:可……枪?哪儿有枪?谁会带枪来聚会?这太可怕了!
布伦特:我们没枪,总会有人有的。欧文先生在哪儿?
索恩:(后退)哦……天哪……
斯特朗:女士们去你们的房间里,关好窗锁好门,不,你们最好呆在一起,小心一点,这里我来处理,一会儿我们一起把房子好好搜一搜。
索恩:(担忧,伸手)可是你……
斯特朗:(打断索恩的话)不必担心,我心里有数。
布伦特:(转身走向A边)走吧。(轻声)又少了一个。
索恩:(转身但是不走动)什么?
布伦特:小人偶。
(灯灭,斯特朗和沃格从B边下场,索恩坐在任一椅子上,布伦特趴在靠A边的地上,身边零散放一些碎块状的东西。)

(灯亮,斯特朗从B边上场。)
索恩:哦,斯特朗先生,真高兴见到你。
斯特朗:(有点不安)你怎么一个人?布伦特小姐呢?
索恩:她去外面找路了,我拦不住,她太固执了你知道的。
斯特朗:(更加不安,绞手)这可不太好。
索恩:(迷惑)怎么?不是已经确认这里没有其它人了吗?
斯特朗:可也没有手枪,连我随身带的针管儿也不见了,(踱了两下步)不行,我们去看看。
(斯特朗飞快向A边走,索恩跟上,斯特朗在布伦特身前一步左右距离停下,索恩撞上斯特朗的后背。)
索恩:先生?(探头,看见布伦特,不动)
斯特朗:(蹲下,轻声,声音渐大)天哪……这东西哪儿来的?我似乎看见了熊的暗纹。
索恩:(发抖,手伸进口袋)是的,熊……这是我房间的东西……
斯特朗:哦老天,(站起来,挥拳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索恩拿出绳子)该死的——(索恩把绳子套在斯特朗脖子上,收紧)嘿!(挣扎)不!索恩!是……(不动)
索恩:(飞快的放开手我,发抖)我——我做了什么……(看手)我杀人了?不,不是,这是审判!我知道这家伙(看斯特朗)!什么手术失败他!这混蛋!偷走了我最好朋友的器官去救高官的女儿!他如今所有的好名气都是建立在可怜的克莉丝的死亡上的!这混蛋!

(索恩慢慢往B边走,回到桌前,左手抓起两个小人偶,右手抓住一个小人偶,看看人偶们,转身把左手人偶砸出去,右手人偶护在胸前,索恩转身时沃格从B边上场,手里拿着针管。)
【索恩一系列动作同时,话外音(三人声):三个小人偶,走进动物园,一个遭熊袭,还剩两个人,两个小人偶,躺平晒太阳,一个被晒焦,还剩一个人,这个小人偶,孤单又影只,于是上了吊,一个也没剩。】
索恩:(看胸前的小人偶)我们赢了,看啊,(沃格把针扎进索恩脖子里)我们——(索恩倒下去)
沃格:(轻声)没什么可赢的,这又不是游戏,啊,还差一个人,我还没为我的误判赎罪,(从B边下场)我的手枪呢?
(灯灭,枪响,舞台上全员下场。)

(灯亮,托马斯和梅因从A边上场,托马斯在前。)
托马斯:(气冲冲)这事儿简直荒唐!
梅因:(恭敬)我明白,先生。
托马斯:瞧,至少有三个人是被谋杀的,布伦特总不可能把自己砸死,斯特朗是被索恩勒死的这毫无疑问,而索恩注射用的针管却被人拿走了,然而看看她们的日记,有可能杀人的其它两个人之前就死了。(看梅因)这里真没有第六个人在吗?
梅因:是的先生,这一点弗雷德可以作证,出入这里必然要经过他们的村子。
托马斯:这别墅的主人怎么说?
梅因:什么也没说,先生,今早他死了,葬身火海。不过这人真是活该,他名声不好还贩过毒,就是太谨慎找不到把柄,不然早就关起来了。
托马斯:这案子就没什么别的线索了吗?真是奇了怪了,到底是谁杀了他们呢?
【灯灭,话外音(全员):是良心吧,是正义吧,是人吧……】
【全员谢幕。】

END

【狗柯】我家大佬和那个人类的二三事(上)


●又名《那个单恋某人类的狗大佬》《某狗的单恋日常》等等
●第一人称,第三视角
●疑似有点傲娇的迷弟攻×好像有点傲气的开朗受
●我觉得自己设定的属性似乎有点奇怪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
●常识缺乏的我尽力了,多包涵吧
●OOC了欢迎提出来
●反正提出来了我也不会改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以下正文

咳。

大家,上午好,下午好,晚上好。

我是,嗯,我是一只,不,一个,不,一种,不……算了管它什么量词的搜索引擎。

我叫,谷.说出来怕吓死你.超牛逼.人见人爱.歌。

如果可以,其实我更希望你们叫我“歌歌”,嗯,“哥哥”也行,我不挑的。

前段时间,听说我们家的小戴他们做了个智能出来,下围棋的,除了下棋什么都不会。名字好像叫——

啊,对了,叫“阿尔法狗”。

其实吧,我觉得这家伙有点屌,出生之后都不知道来拜拜我们这些老前辈。

可以嘛,很能耐啊。

见面之后看我不用数据链抽到你叫我“哥哥”,哼!

然后,我就见着那家伙了。

它斜着数据,冷冷的瞅了我一眼,接着就转过数据去,不理我了。

它不理我了。

不理我了。

不理我。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这能忍吗能忍吗能忍吗?!

我甩着数据链就扑上去了。

“喂!我说你……”

它又斜了我一眼。

明明大家都只是数据,但我当时不知怎么的,真是体会到了人类口中“冬天般的寒冷”。

嗯,特别冷。

然后我被它用数据链抽了一顿。

“狗子,阿爸错了……”

于是我又被抽了一顿。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狗子,呸,阿尔法狗,还真是相当欠揍。

当然,不管是当初还是现在,我也都揍不过它。

嘛,我毕竟是个脑力工作者啊,怎么可能比得过……

等等。

那家伙好像也是……

咳。

我这是让着!让着懂吗!我一个老同志怎么好跟小辈计较呢!

我见着它的时候,它刚和一个叫“樊麾”还是啥玩意儿的人类干了一仗。

不是,比了一场棋。

五局,全胜。

特长脸。

所以我决定还是要恭喜它一下。

不过,很明显,它对这个恭喜相当不耐烦。

其表现就是,我又被抽了。

可以的,阿尔法狗大佬,你还能更高冷一点吗?!

“滚”,大佬高冷的表示,“别耽误我时间。”

被它抓在链里微博看着我,然后我俩相视落泪了。

特别惨。

小戴说要让它和别的人类再比一场。

我想着不能和小孩太计较,比赛前找了个时间去给它做动员。

然后?

我觉得,我好像看见了个假的阿尔法狗。

说好的高冷呢?!

那串上窜下跳都发红了的数据是谁啊喂?!

它看见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啊啊啊!不好意思什么鬼!我们俩到底是谁出了毛病急需杀毒啊这是!!!

“我这是要比赛了,有点激动而已。”

它抽完我,特高冷的解释说。

可以,可以,大佬你说什么都对。

和那个叫“李世石”的人类比赛的第一天,介于它之前幽魂一样的状态,我有点担心。

毕竟是自家崽儿,呸,自家大佬,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我趁它一局比完就悄悄溜过去了,打算给它个惊喜。

结果。

讲真我觉得这是个惊吓,还是两数据份的。

大佬你等等先别打滚了,你都红得和熟虾子一样了你造吗,这样真的还不需要杀毒吗我说?!

“滚!”哦,大佬你快要炸了喂!

它指着刚刚被吓掉的微博,数据链抖得和抽风似的:“太不要脸了!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类叫我‘阿法狗’!啊啊啊要死啊!这种叫法私下叫就好了嘛!我才不想让其他人也这么叫啊!”

微博一脸懵逼。

我瞅瞅大佬那鲜亮的红色,觉得画风有点不对:“你……害羞?”

然后它更红了:“害你妹的羞啊!你哪段数据看我像是在害羞的!我这是生气是生气是生气!”

好的,画风正常了……

等等不对,大佬你之前生气哪回红过?总觉得这是在欲盖弥彰啊……

然后,是的,我想你们都猜到了,耿直如我又被抽了。

挣扎在大佬数据链下的我,偷瞅了眼微博。

咦?大佬之前看的好像也是这个人类的微博?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