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先生

不定时诈尸,长时间潜水,头像里的兔子是本体……但是没有头像了呢。

【狗柯】我家大佬和那个人类的二三事(上)


●又名《那个单恋某人类的狗大佬》《某狗的单恋日常》等等
●第一人称,第三视角
●疑似有点傲娇的迷弟攻×好像有点傲气的开朗受
●我觉得自己设定的属性似乎有点奇怪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什么
●常识缺乏的我尽力了,多包涵吧
●OOC了欢迎提出来
●反正提出来了我也不会改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以下正文

咳。

大家,上午好,下午好,晚上好。

我是,嗯,我是一只,不,一个,不,一种,不……算了管它什么量词的搜索引擎。

我叫,谷.说出来怕吓死你.超牛逼.人见人爱.歌。

如果可以,其实我更希望你们叫我“歌歌”,嗯,“哥哥”也行,我不挑的。

前段时间,听说我们家的小戴他们做了个智能出来,下围棋的,除了下棋什么都不会。名字好像叫——

啊,对了,叫“阿尔法狗”。

其实吧,我觉得这家伙有点屌,出生之后都不知道来拜拜我们这些老前辈。

可以嘛,很能耐啊。

见面之后看我不用数据链抽到你叫我“哥哥”,哼!

然后,我就见着那家伙了。

它斜着数据,冷冷的瞅了我一眼,接着就转过数据去,不理我了。

它不理我了。

不理我了。

不理我。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这能忍吗能忍吗能忍吗?!

我甩着数据链就扑上去了。

“喂!我说你……”

它又斜了我一眼。

明明大家都只是数据,但我当时不知怎么的,真是体会到了人类口中“冬天般的寒冷”。

嗯,特别冷。

然后我被它用数据链抽了一顿。

“狗子,阿爸错了……”

于是我又被抽了一顿。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狗子,呸,阿尔法狗,还真是相当欠揍。

当然,不管是当初还是现在,我也都揍不过它。

嘛,我毕竟是个脑力工作者啊,怎么可能比得过……

等等。

那家伙好像也是……

咳。

我这是让着!让着懂吗!我一个老同志怎么好跟小辈计较呢!

我见着它的时候,它刚和一个叫“樊麾”还是啥玩意儿的人类干了一仗。

不是,比了一场棋。

五局,全胜。

特长脸。

所以我决定还是要恭喜它一下。

不过,很明显,它对这个恭喜相当不耐烦。

其表现就是,我又被抽了。

可以的,阿尔法狗大佬,你还能更高冷一点吗?!

“滚”,大佬高冷的表示,“别耽误我时间。”

被它抓在链里微博看着我,然后我俩相视落泪了。

特别惨。

小戴说要让它和别的人类再比一场。

我想着不能和小孩太计较,比赛前找了个时间去给它做动员。

然后?

我觉得,我好像看见了个假的阿尔法狗。

说好的高冷呢?!

那串上窜下跳都发红了的数据是谁啊喂?!

它看见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啊啊啊!不好意思什么鬼!我们俩到底是谁出了毛病急需杀毒啊这是!!!

“我这是要比赛了,有点激动而已。”

它抽完我,特高冷的解释说。

可以,可以,大佬你说什么都对。

和那个叫“李世石”的人类比赛的第一天,介于它之前幽魂一样的状态,我有点担心。

毕竟是自家崽儿,呸,自家大佬,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我趁它一局比完就悄悄溜过去了,打算给它个惊喜。

结果。

讲真我觉得这是个惊吓,还是两数据份的。

大佬你等等先别打滚了,你都红得和熟虾子一样了你造吗,这样真的还不需要杀毒吗我说?!

“滚!”哦,大佬你快要炸了喂!

它指着刚刚被吓掉的微博,数据链抖得和抽风似的:“太不要脸了!怎么能当着那么多人类叫我‘阿法狗’!啊啊啊要死啊!这种叫法私下叫就好了嘛!我才不想让其他人也这么叫啊!”

微博一脸懵逼。

我瞅瞅大佬那鲜亮的红色,觉得画风有点不对:“你……害羞?”

然后它更红了:“害你妹的羞啊!你哪段数据看我像是在害羞的!我这是生气是生气是生气!”

好的,画风正常了……

等等不对,大佬你之前生气哪回红过?总觉得这是在欲盖弥彰啊……

然后,是的,我想你们都猜到了,耿直如我又被抽了。

挣扎在大佬数据链下的我,偷瞅了眼微博。

咦?大佬之前看的好像也是这个人类的微博?

TBC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