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先生

不定时诈尸,长时间潜水,头像里的兔子是本体……但是没有头像了呢。

无人生还(剧本)

●自己改编的剧本
●人生第一个剧本,可能会有不少错误,多包涵,求捉虫
●因为我们剧组只有八个人,所以只能把人物缩减到八个了
●时间要求十分钟左右,所以剧只有十来分钟
●大一话剧课的期末考试用的剧本
●这是我最喜欢的第一版剧本,后来因为没有灯光以及道具也不全什么的改了很多,表演效果不如这版
●其实写这版时也顾虑到了道具之类的很多问题
●向阿婆比心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以下正文

侍者                        罗杰斯                  男         
法官                          沃格                    男         
修女                        布伦特                  女         
医生                        斯特朗                  男         
家教                          索恩                    女         
警官                          梅因                    男
专员                        托马斯                  男
向导                        弗雷德                  男
(背景设改为现代社会,与我们同时期,地点改为乡野别墅。)

【B边,一张桌子四把椅子,三把坐人,最靠近A边的空下,索恩双手托腮,布伦特姿态端庄,斯特朗抱胸望A边,罗杰斯低头恭敬站在B边一侧,B边人物皆静止不动,桌子中央五个小人偶和一根蜡烛。】
(沃格,弗雷德A边上场)
弗雷德:(用手指向B边)到了先生,就是这儿。
沃格:这地方可真够偏的。
弗雷德:可不嘛先生,但瞧这又大又漂亮的别墅,有钱人的想法我可不懂。
沃格:你能懂什么,(掏钱拍给弗雷德)拿好你的小费弗雷德,现在你该离开了。
弗雷德:好的先生,(笑咪咪的收下钱)但请容我提醒您,这地方交通不好,十天半月见不到一个人,信号也不好,电话是打不通的。
沃格:(挥手赶人)得了,这些我都知道。
弗雷德:那我走了先生,明天中午见,祝您聚会愉快。

(弗雷德A边下场,沃格原地整理衣服,B边人物开始活动。)
索恩:嘿,罗杰斯,我没记错你的名字吧,给我先来点喝的罗杰斯先生,像是酒什么的。
罗杰斯:好的。(B边下场)
布伦特(罗杰斯下场的同时开口):(皱眉生气)收声,小姐,你的教养呢?
沃格(走向B边的同时开口):抱歉诸位,我来迟了。
斯特朗:不这没什么的,坐吧。(沃格坐下的同时继续说)您也是被欧文先生邀请来的吗?
沃格:是的。
(沃格说话时罗杰斯从B边上场,手里一瓶酒和一个杯子,酒瓶打开,杯子里已经有一点酒了。)
罗杰斯:(边说边放到桌子上)您要的东西,小姐。(放好后站定)
布伦特:(生气扭头)哼。
索恩:(拿杯子)酒吗?
罗杰斯:是的白兰地,这有点烈,(看向沃格,微微倾一下身)先生您好,我是罗杰斯。
沃格:你好,我是沃格。
斯特朗:(惊喜)哦!大名鼎鼎刚正不阿的法官先生!我知道你。我是一名医生,前些年才刚刚开始小有名气,我叫斯特朗。这位,(举手示意布伦特),布伦特小姐。
布伦特:(微微颔首)您好。
斯特朗:另一位是——
索恩:(打断斯特朗的话)你好先生,我是索恩。(端杯一口差不多喝掉)
沃格:(在索恩被子放低的同时)你们好。
索恩:(看罗杰斯)罗杰斯,欧文先生什么时候来?晚餐时间要有多晚?
罗杰斯:先生说不必等他,(掏出打火机点蜡烛)不过晚餐开始前必要把蜡烛点上。
斯特朗:真是奇怪的要求。
布伦特:的确。

(雷声,灯灭,黑暗中剧务在A边放上绳子和录音机,雷声,雨声,雨声渐小,做背景音。)
索恩:(惊吓)哦天哪!这是怎么了!
【话外音: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停顿一下,众人抬头张望)你们被控告犯有下列罪行:罗杰斯,前年五月六日,你害死了詹妮弗;斯特朗,五年前三月十四日,你造成了克莉丝的死亡;布伦特,你要对去年十一月五日爱丽丝之死负全部责任;索恩,今年八月十一日,你谋害了西里尔;沃格,去年六月十日,你谋害了爱德华。你们这些即将被审判的罪犯,还有什么好替自己辩解的呢?】
(罗杰斯手里的打火机掉下来,罗杰斯跌坐在地上。)
索恩(与罗杰斯同时):(尖叫)不!我没有!开什么玩笑!
(沉默一瞬)
沃格:那个声音——听起来(灯亮)好像就在这屋里。
(斯特朗起身去扶罗杰斯,同时索恩四处张望,顺序为ABA,然后发现A边地上的一个绳子堆里的录音机。)
索恩(起身赶过去蹲下):啊!在这儿!
(沃格跟过去,背对观众蹲下,布伦特坐在原处不动。)
斯特朗:没事,大概是个玩笑(在索恩起身的同时将罗杰斯扶到索恩位子上坐下,把酒杯递给罗杰斯,并站在他旁边),压压惊吧。
罗杰斯:(接过杯子)哦,谢谢,我只是晕了一下。真可怕这该死的诽谤,(沃格拿着录音机过来,索恩跟着,沃格坐自己的位子,索恩坐斯特朗的,沃格把录音机放在桌子上)我从没想过害死她,我的上任雇主她是个好人,还把财产留给我,我……我没想的……是的,我没做什么……
沃格:冷静下来罗杰斯,我想你还欠我们一个解释——(手指指录音机)这是怎么回事?
罗杰斯:(惶恐不安)不我不知道先生,我只是奉命行事,欧文先生叫我晚餐前随便什么时时打开它。这是来这儿之前他在电话里吩咐的。
沃格:你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容是吗?
罗杰斯:是的……天哪,我刚刚吓坏了……(自己倒酒喝下去,然后边咳嗽边大口喘气,趴在桌子上不动了)
沃格:(在罗杰斯一系列动作的同时)这我看出来了,不过欧文在哪儿?这鬼地方我可不认路,连走都走不了。罗杰斯,他都跟你说什么了?(罗杰斯没反应,沃格发现不对)罗杰斯?
(斯特朗蹲下来,再抬头。)
斯特朗:(轻声但是惊恐)我的天,他死了。
沃格:死了?他刚刚是呛了一下,可这就——这就死了?
斯特朗:(拿起杯子闻了闻,皱眉)不,人哪儿有呛一下就死了的?这不是自然死亡。
索恩:(轻声迟疑)搁了……什么……在酒里了吧?
斯特朗:(向索恩点头)我想是的。
沃格:酒是他自己倒的。
索恩:是的我的杯子,之前我还用它喝过一杯。
沃格:(皱眉)自杀?这可不太对头……
(沉默一瞬)
布伦特:生即是死,无时无死,纠结这个做什么?不早了,去睡吧。(起身往A边走,从A边下)
索恩:我也回房间了,这晚餐还是不吃的好。(跟着布伦特走A边,在经过绳子时停下,犹豫一瞬,飞快的拾起来放进口袋,跑下场)
沃格:(在索恩起身的同时)你们去吧,餐厅我们来收拾。
斯特朗:(沃格吹灭蜡烛的同时,盯着桌子)法官先生,你看到小人偶了吗?
沃格:怎么?它们在呢。
斯特朗:不,少了一个,原来有五个的。嘿,说起来,(灯灭)你听过那首印第安童谣吗?十个小人偶,外出去吃饭,一个被呛死,还剩九个人,九个小人偶,熬夜熬得深,一个睡过头,还剩八个人……后面是什么来着——?
沃格:我没听过这个,不过这让我有了个好主意。
(斯特朗和罗杰斯从A边下场,带走录音机和两个小人偶,沃格坐在背对A边的椅子上,面向观众的那边脸上涂一点红色液体,雨声渐小至停止。)

(灯亮,布伦特和索恩一起从A边上场,布伦特在前,索恩更靠近观众一点。)
索恩:早上好布伦特小姐。
布伦特:早。
索恩:(快步转到布伦特面前)昨天我可真是吓坏了,那些话……你知道我可不是那样的人,那孩子掉水里我试图救他的,可我没做到,那小捣蛋鬼不会水还非要去,这可不怪我,这事儿他妈妈都没说什么,这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布伦特:良心。
索恩:(后退一步,惊吓)什么?
布伦特:回答你的问题罢了。
索恩:(再退一步,轻声,惊慌)我不是……(大声)你呢布伦特小姐!你这样讲我,你不也一样!
布伦特:我?我没错。(露出微笑)那姑娘咎由自取,居然和自己的男友闹分手,一点教养也没有,活该自尽去!(索恩再退一步)不过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守点儿本分索恩小姐。

(斯特朗从A边上场。)
斯特朗:打扰了两位小姐,你们见到沃格先生了吗?他不在房间。
索恩:没……没有,(看向斯特朗)他也许在餐厅了吧?
布伦特:(在索恩看向斯特朗的同时越过索恩,走到沃格身后两步左右的地方)是的斯特朗先生,他在这儿。
斯特朗:(赶快上前,索恩跟着转身)他这是睡着了吗?在餐厅里?(蹲下)等等不对……(站起来退后一步)我的上帝,他死了!
索恩:(发抖)他死了?
斯特朗:没错额头中弹,脉搏没了可身体还热着,不久前的事。
索恩:可……枪?哪儿有枪?谁会带枪来聚会?这太可怕了!
布伦特:我们没枪,总会有人有的。欧文先生在哪儿?
索恩:(后退)哦……天哪……
斯特朗:女士们去你们的房间里,关好窗锁好门,不,你们最好呆在一起,小心一点,这里我来处理,一会儿我们一起把房子好好搜一搜。
索恩:(担忧,伸手)可是你……
斯特朗:(打断索恩的话)不必担心,我心里有数。
布伦特:(转身走向A边)走吧。(轻声)又少了一个。
索恩:(转身但是不走动)什么?
布伦特:小人偶。
(灯灭,斯特朗和沃格从B边下场,索恩坐在任一椅子上,布伦特趴在靠A边的地上,身边零散放一些碎块状的东西。)

(灯亮,斯特朗从B边上场。)
索恩:哦,斯特朗先生,真高兴见到你。
斯特朗:(有点不安)你怎么一个人?布伦特小姐呢?
索恩:她去外面找路了,我拦不住,她太固执了你知道的。
斯特朗:(更加不安,绞手)这可不太好。
索恩:(迷惑)怎么?不是已经确认这里没有其它人了吗?
斯特朗:可也没有手枪,连我随身带的针管儿也不见了,(踱了两下步)不行,我们去看看。
(斯特朗飞快向A边走,索恩跟上,斯特朗在布伦特身前一步左右距离停下,索恩撞上斯特朗的后背。)
索恩:先生?(探头,看见布伦特,不动)
斯特朗:(蹲下,轻声,声音渐大)天哪……这东西哪儿来的?我似乎看见了熊的暗纹。
索恩:(发抖,手伸进口袋)是的,熊……这是我房间的东西……
斯特朗:哦老天,(站起来,挥拳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索恩拿出绳子)该死的——(索恩把绳子套在斯特朗脖子上,收紧)嘿!(挣扎)不!索恩!是……(不动)
索恩:(飞快的放开手我,发抖)我——我做了什么……(看手)我杀人了?不,不是,这是审判!我知道这家伙(看斯特朗)!什么手术失败他!这混蛋!偷走了我最好朋友的器官去救高官的女儿!他如今所有的好名气都是建立在可怜的克莉丝的死亡上的!这混蛋!

(索恩慢慢往B边走,回到桌前,左手抓起两个小人偶,右手抓住一个小人偶,看看人偶们,转身把左手人偶砸出去,右手人偶护在胸前,索恩转身时沃格从B边上场,手里拿着针管。)
【索恩一系列动作同时,话外音(三人声):三个小人偶,走进动物园,一个遭熊袭,还剩两个人,两个小人偶,躺平晒太阳,一个被晒焦,还剩一个人,这个小人偶,孤单又影只,于是上了吊,一个也没剩。】
索恩:(看胸前的小人偶)我们赢了,看啊,(沃格把针扎进索恩脖子里)我们——(索恩倒下去)
沃格:(轻声)没什么可赢的,这又不是游戏,啊,还差一个人,我还没为我的误判赎罪,(从B边下场)我的手枪呢?
(灯灭,枪响,舞台上全员下场。)

(灯亮,托马斯和梅因从A边上场,托马斯在前。)
托马斯:(气冲冲)这事儿简直荒唐!
梅因:(恭敬)我明白,先生。
托马斯:瞧,至少有三个人是被谋杀的,布伦特总不可能把自己砸死,斯特朗是被索恩勒死的这毫无疑问,而索恩注射用的针管却被人拿走了,然而看看她们的日记,有可能杀人的其它两个人之前就死了。(看梅因)这里真没有第六个人在吗?
梅因:是的先生,这一点弗雷德可以作证,出入这里必然要经过他们的村子。
托马斯:这别墅的主人怎么说?
梅因:什么也没说,先生,今早他死了,葬身火海。不过这人真是活该,他名声不好还贩过毒,就是太谨慎找不到把柄,不然早就关起来了。
托马斯:这案子就没什么别的线索了吗?真是奇了怪了,到底是谁杀了他们呢?
【灯灭,话外音(全员):是良心吧,是正义吧,是人吧……】
【全员谢幕。】

END

评论

热度(6)